<menu id="mocay"></menu>
  • <menu id="mocay"></menu>
  • 鹿门山中访浩然

    编辑发布:网站新闻编辑部 ??时间: 2019-06-05?【字体:

    王东朗


    鹿门观春晓,幽山响流泉。

    林深鸟啼处,诗魂绕田园。

 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——题记


        鹿门山,这座曾经养育成就了唐代大诗人孟浩然的名山,虽与襄阳城近在呎尺,可总是因为来去匆匆,一直没有合适的机会前去拜山瞻仰。这对于一名酷爱文学、且家住襄阳城里的老铁建人不得不说是一件憾事。退休后的闲暇里,我终于等到了一次了却夙愿的好时机。

        一个雨后的清晨,我带着久慕的心情,如愿以赏地拜访了这座闻名暇尔的文秀之山。

        在开往鹿门山的512公共汽车上,我一遍遍地回味“春眠不觉晓,处处闻啼鸟”的盎然诗意,与飞速掠过的景况相比较,想从中找寻出那些引发诗人灵感的奇趣妙境。

        思索中,汽车在蜿蜒的柏油路上甩过去一个个村庄和远望如黛的连绵群山,不及半个时辰便到了山前。诗人那“绿树村边舍,青山郭外斜。(孟浩然《过故人庄》)”的意境,在路上得到了身临其境的感受。仲春,万树抽芽吐翠,芳草染绿,旷野清新,花香阵阵。秀岭起伏中,鹿门山山门的高大石牌坊便赫然来到了眼前。

        车子轻快地驶入了绿树成荫的山林之中。也许是因为一场夜雨的洗涤吧,山间空气分外清新。闲静清幽的环境,让人脑海里油然生浮出“江山留胜迹,我辈复登临。(孟浩然《与诸子登岘山》)”之妙感。几个曲折之后,车到终点。下得车来,环顾四周,感到一切都是那么的新鲜。成片的翠竹,婆娑轻摇;潺潺的溪水,低吟轻唱;弄舌的山鸟,登枝欢鸣……。也难怪孟夫子会思吟出“水回青峰合,云渡绿溪阴。(孟浩然《武陵泛舟》)”的妙句。

        随着游人目不暇接好奇地前行便来到了“春晓园”。也许是开发者的一番匠心,按图索骥般用孟夫子的《春晓》诗意,修建了竹林掩映的山间袖珍别墅。左侧坡上,那一道龙蛇抱月的花墙后便是一间间歇客的雅居。此处留步,细观其境,仿佛时光遂道,又把人拉到了诗人春睡初醒的时景。倘如,在其间春睡醒来,听听鸟语,问问花香,怎能不让人身临其境般感受诗人那“夜来风雨声,花落知多少”的醉人诗趣呢?

        再前行,便来到了后院。眼前,太湖石堆砌成的假山、鱼池、流水,巧配上正在盛开的一株株樱花春树,也遮掩不住《孟诗堂》那空空如也、房门紧锁的瘪态。无形中,给慕名而至的游客们萌生出不小的失望与遗憾。也许是此地刚开发名胜古迹旅游不久的缘故吧?但这不得不说,对于留世千首诗歌的孟夫子,有些过于失敬,且补救又尽显迟慢的憾事。

        让人聊以安慰的是孟浩然“春眠”在绿茵碧草间的石雕遗像,那因春鸟啼林而乍醒的神态,睡眼惺忪中的若有所思,使人不禁联想到《春晓》——他那不朽名篇生成的景况。探访诗家,古色古香的空荡荡院落,总不免让人举目四处寻觅那一篇篇匡世之作的躲隠去处。还好,院落的西北角上,一道简陋的诗墙走入眼帘。虽然字迹小,且深欠书法家字迹神韵的规整雕刻,但也总算是对慕名而访者的莫大宽慰了。

        再往上,叠石攀登,便来到了奇石堆叠的苏石岭。那高低不一,奇形怪状的峭壁、石块,自然而不规则的耸立、静卧,好似有远近不同的妙手,临壁龙飞凤舞地题写着孟夫子那一篇篇引人入胜的诗作。

        途经香烟缭绕的鹿门寺,在新木搭成的曲折攀山道上,听着松柏的涛声,与旅友们轻声谈论着古今兴衰。气喘嘘嘘之下,便攀爬到了《望江亭》边。举目西望,烟波浩淼的汉江,似一条宽阔的锦练,曲曲折折,自雾化了的襄阳城边飘奔东南而去。江面上,那从远处飘来的一叶舟船,好象是正满载着诗篇,并山水田园诗家孟浩然一起缓缓而近。这不就是孟夫子与襄阳的“诸子”游吟过万山、岘山、鱼梁州之后,诗兴不减地载夕阳而归来了么?我仿佛听到了孟夫子“人随沙岸向江村,余亦乘舟归鹿门。(孟浩然《夜归鹿门歌》)”的吟哦之声。

        数箱勤劳的蜜蜂们,在林间、花野嗡嗡地鸣唱着,它们莫不是也在吟哦孟浩然那一首首脍炙人口的不朽诗篇?

        带着许多的疑问,带着对这诗歌大家“红颜弃轩冕,白首卧松云(李白《赠孟浩然》)”豪放风流气质的尊崇,在景区里处处找寻着诗人的足迹。座落在山林深处的汉代隠士庞士元的简陋故居,依稀透露出其主人,拧做一名视荣华福贵如粪土的济民(山间采药炼丹)寒士,也不受襄阳郡守刘表的聘请,去与昏庸的贪官污吏们同流合污。孟夫子之所以不留在长安做那一官半职,依旧回归襄阳故地,重开山水田园诗风的品性,恐怕也是深受了庞德公那浩然清雅正气的感染。

        各处景点,无不在轻叹着“隠迹今尚存,高风藐已远(孟浩然《登鹿门山》)”的遗憾。

        不知不觉中,已是“山寺鸣钟昼已昏,渔梁渡头争渡喧。”的时辰,只好不舍地踏上了归程。此时,真想留住下来,衬着月光,与孟夫子一起,再感受一番“野旷天低树,江清月近人(孟浩然《宿建德江》)”的妙景。但,家事缠身,也只好“醉歌田舍酒,笑读古人书(王维《送孟六归襄阳》)”,在窗前灯下,去对话一代著名的田园诗家了。


    作者:湖北襄阳 一公司退休员工


    彩票如何兑奖